杜卡迪糟糕的人事管理会让他们在MotoGP中失利杜卡迪糟糕的人事管理会让他们在MotoGP中失利

杜卡迪糟糕的人事管理会让他们在MotoGP中失利杜卡迪糟糕的人事管理会让他们在MotoGP中失利

杜卡迪糟糕的人事管理会让他们在MotoGP中失利
杜卡迪在周日赢得它们这五个月以来的第一场MotoGP胜利,但是那周末证明了这家意大利车厂忘了如何照顾他们的车手。MotoGP今夏不该是一个充满八卦的夏季,因为所有的大咖们都是两年约直到2020年底结束或者是一加一的交易而那似乎肯定会和明年绑在一起。然而突然间MotoGP正处于一个愚蠢的赛季。Jack Miller上个月在Sachsenring宣布他和Pramac 杜卡迪的2020年续约是差不多要签了。“我们就差整理出细节,”他说。在Brno他想知道为什么他的合约还没寄到他的信箱。周四在Red Bull Ring他发现了原因。杜卡迪正在和他们的2018年厂队车手洛伦佐讨论关于明年用澳洲车手的位置重返该品牌。Miller很难过并生气。“就像拿砖块重击我一样,”他在周五表示。当时Miller;他是赛事里脾气最随和的车手之一,告诉我们这让他百感交集,他感觉自己背后被捅了一刀。并不奇怪。这位23岁车手在意大利品牌有个出色的第二个赛季,这让他看来能成为杜卡迪在MotoGP未来的重要成员之一,直到上周。杜卡迪在这类事情上过往就有这种状况。它的管理架构;以前在MotoGP车队中,现在于杜卡迪 Corse内部,但主要还是杜卡迪 Motor高层本身;已经养成拼凑车手并且失去他们信任的毛病。2004年在车队管理层否决Troy Bayliss让他用协助他夺得2001年WorldSBK冠军的团队后,他们就不断弄他直到他离开杜卡迪的MotoGP车队。当2006年11月他在赛季闭幕站瓦伦西亚夺胜时,他向杜卡迪展现了和这团队一起他可以做到怎样。2009年当Casey Stoner生病时,厂队管理层未能支持他们的第一位MotoGP冠军车手,因此在他的合约到期后他就离开那里了。2014年Cal Crutchlow甚至在跑完厂队两年合约的第一年后决定离开杜卡迪厂队。而在去年公司管理高层决定放手他们自Stoner以来最快的车手,洛伦佐。在这位西班牙车手得知杜卡迪 Motor执行长Claudio Domenicali不想留下他的那一刻,他已经学会如何把Desmosedici发挥到最大;不管他是否是在2007年最后一次夺冠后杜卡迪的最佳希望。虽然三届MotoGP冠军正在休养今年在荷兰站所受的椎骨伤,杜卡迪重新开启和他交涉,不管他与Repsol 本田的两年约。杜卡迪 Corse 总经理Gigi Dall’Igna在最近几个月中和Andrea Dovizioso 的关系变得冷淡,因为这位前125cc冠军因车厂无力让GP19变得更好而感到沮丧。毫无疑问,意大利车手在奥地利站的胜利让双方的关系稍微冰释,但Dall’Igna想要Lorenzo回来,因为他确信他是唯一能对Marc Márquez产生严重威胁的人。然而,这计划是以Miller为代价,他无疑是杜卡迪就未来而言最大的希望,与Pecco Bagnaia搭档,他在MotoGP有个波涛汹涌的新人赛季。杜卡迪和澳洲人有着源远流长的历史。并非巧合,某些品牌最快的车手都在澳洲长大,在泥地赛道上奔驰,因为泥地车手们习惯用后煞来协助转向以及控制车辆。而Desmosedici需要一位能用后煞来进弯,过弯和出弯的车手。“Jack的骑乘方式非常适合我们的车:如果赛车无法转向,那么他能让它转弯,”Duacati车队经理Davide Tardozzi上个赛季这样告诉我。“我们相信他有能力成为一位非常快的杜卡迪车手。”本田过去对车手们曾有这样满不在乎(傲慢)的态度。2003年HRC管理层和他们的三届世界冠军罗西闹翻,他从HRC出走并前往雅马哈,给本田看看就是人比车更重要。那时,罗西的主技师Jeremy Burgess曾说过,“车手们就像灯泡;当有人走时你就插上另外一个。”HRC似乎从罗西的课题中学到东西。这些日子以来他们确保他们有照顾到马奎兹。杜卡迪的人事管理问题只会伤害他们对MotoGP荣耀的希望。

admin